105年前,福特汽车公司诞生,4年之后,福特汽车公司历史上最为轰动的车型T型车面世。这款质优价廉、极具实用价值的汽车作为世界汽车史上的神话,一直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

最直观的表达为:不值得做的事情,就不值得做好。
这个定律反映出人们的一种心理,一个人如果从事的是一份自认为不值得的事情,往往会持冷嘲热讽、敷衍了事的态度。不仅成功率小,即使成功,也不会觉得有多大的成就感。

  凡事都应有一个可安置的所在,一切都应在它该在的地方。

而2005年福特创造了103年的亏损纪录,全球业务亏损高达127亿美元,平均每销售一辆车亏损1925美元。在此背景下,福特家族的第四代传人比尔·福特(William
Clay
Ford)自动交出执掌了5年的福特公司帅印,黯然离去。有统计显示,在小福特任职期间,裁员7.3万人,股票市值下跌180亿美元。2006年9月,壮志未酬的小福特终于下定决心,钦命从波音公司来的艾伦·穆拉利接替自己担任福特汽车CEO。

价值观

  提出者:英国管理学家德尼摩

在历史上,福特公司也曾经历过巨大的危机,后来都涉险过关。这一次,福特家族的由盛转衰是否已无可挽回?

不值得做的事情,就不值得把它做好。这就是“不值得”定律,一个管理学中的经典定律。它之所以被广泛应用,缘于它揭示的是人类共有的一种心理反应,即对自认为不值得做的事,冷嘲热讽、敷衍了事的态度往往如影随行,致使渴望成功实现自我满足的结果渐行渐远。

  点评:知人善任才能成就事业。

亨利·福特成就昔日辉煌

这个定律看似简单,实则深奥,它给人们的一个重要反思和启示是:值得做的事就要把它做好!当你遵循着这个启示去行为处事时,在不经意间,你会发现,它给那些徘徊于主观意愿与客观环境的矛盾中,纠结于随波逐流还是激流勇进的选择中的人们指明了方向,让他们不再消极被动,而是从容淡定地坚持“选择你所爱的,爱你所选择的”。

  研究表明,一个人认为值得做的工作,一般要符合这几个条件:符合自己的价值观;适合自己的个性与气质;工作中能让自己看到成功的期望。达到了这几个标准,人们在工作时就能很好地投入;达不到这个标准,人们就会倾向于懈怠。这样做事不仅成功率小,而且即使成功了,做事者也不会觉得有多大的成就感。德尼摩定律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

福特公司早年的历史中,3个关键词必不可少:T型车、流水线、5美元日薪。

然而,在价值取向多元化的社会环境中,“不值得”定律的实际应用情形差强人意。有职场达人根据“不值得”定律得意洋洋地总结了五点“金科玉律”:自己认为“不值得”,领导认为“值得”做的事,必须十二分努力做好;自己当时认为“不值得”,长期来看应该是“值得”的事,坚决做好;自己认为“不值得”,社会认为“值得”的事,认真做好;自己认为“值得”,领导认为“不值得”的事,偷偷做好;自己认为“值得”,环境认为还“不值得”的事,暂缓做好。这五点建议虽然道出了人们在自主选择与被迫选择时的无奈与彷徨,看似把“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方式宣泄得淋漓尽致,拿捏得恰到好处,但实际上已背离了主观意愿与客观环境的有机统一。

  德尼摩定律告诉我们,每个人,每样东西,都有一个它最适合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它能发挥它最大的功效。运用到实践中,对个人来说,德尼摩定律要求应在多种可供选择的奋斗目标及价值观中挑选一种,然后为之而奋斗。这样才可能激发我们的热情和积极性,也才可以心安理得。“选择你所爱的,爱你所选择的”,道理也是在此。

亨利·福特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16岁时,他离家来到底特律,在爱迪生照明公司当工人。当时汽车刚诞生不久,亨利·福特迅速被这新奇的玩艺儿吸引住了。1903年6月16日,靠亨利·福特和其他11位投资者筹措的2.8万美元,福特汽车公司在底特律的一间由货车车间改造而成的窄小工厂中宣告成立。

当我们对“不值得”定律剥丝抽茧后,我们会发现,“不值得”定律终究是个舶来品,当它搭乘着互联网的城际列车来到中国时,它那与生俱来的价值偏向必然会给它的“中国之旅”抹上一缕悲情。它过分强调个人价值和自我实现,与中华民族“义利统一”的基本价值选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反差,其“值得”与“不值得”的价值判断和价值应用引人深思、发人深省。

  对一个企业的领导者来说,德尼摩定律要求他要按员工的特点和喜好来合理分配工作。如让成就欲较强的优秀职工单独或牵头完成具有一定风险和难度的工作,并在其完成时给予及时的肯定和赞扬;让依附欲较强的职工更多地参加到某个团体中共同工作;让权力欲较强的职工担任一个与之能力相适应的主管。同时要加强员工对企业目标的认同感,让员工感觉到自己所做的工作是值得的,这样才能激发职工的热情。

1903-1908年间,亨利·福特和他的工程师们狂热地制造了19种车型,其中不乏非常成功的车型。然而1908年10月1日诞生的T型车才真正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似乎怎么形容这款车对于福特汽车公司乃至世界汽车业历史的意义都不为过。

当务之急,我们是要心如明镜,对哪些是“值得”做好的事要了然于胸。正如毛泽东在《纪念白求恩》中庄重地指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这就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努力的方向。就个人发展而言,凡是利人利己的事,都是“值得”做好的事,它要求我们要勇于平凡,但不要甘于平庸;要脚踏实地,但不要好高骛远;要意志坚定,决不要半途而废。就服务大局而言,只要是利国利民之事,都是
“值得”做好的事,它要求我们真正做到“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

  日本东芝株式会社致力于推行“适才所用”的用人路线,在企业内部实行内部招聘,让职员自己申报最能发挥自己专长的职位。公司以最大的努力实现职员的要求,使职员各得其所。在此基础上,公司要求职工人人挑重担,“谁能拿得起一百公斤就交给他一百二十公斤的东西”。公司认为只要用人所长,就能发挥其最大的聪明才智,就能挑起更重的担子。正是这种按人才的不同特长进行工作分配的做法,使东芝公司做到了人尽其才,才尽其用。

T型车赢得了千千万万美国人的心,人们亲切地称之为“莉齐”,第一年的产量就打破了汽车业的历史纪录。随后当T型车的价格降至259美元时,数百万的美国家庭从此拥有了第一辆汽车。从一定意义上说,传奇的T型车创造了美国汽车工业史,也使福特从此成为世界最知名的汽车品牌之一。在短短的7年时间里,福特公司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制造商。

关于价值观我们已经谈了很多,只有符合我们价值观(内心意愿)的事,我们才会满怀热情去做。

  汽车大王福特能取得成功,是和他注意招揽人才,并善于根据人才的特点和要求,让他们发挥最大作用的做法密切关联的。

到了1913年末,福特汽车公司的产量已经是全国汽车总产量的一半,但仍然供不应求。为了满足市场需求,亨利·福特随后接连进行了两项具有革命性意义的创新。一项是发明了流水线生产方式,一项是大幅度提高工资。世界上第一条汽车装配流水生产线的诞生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而亨利·福特宣布福特汽车公司的最低5美元日薪及其蕴含的哲学引发了一场社会变革。

有句经典台词:“一道菜烧得好坏,原料不重要,调料不重要,火候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烧菜人的那颗心。”当你怀着一颗“不值得”的心去烧菜,你的菜里就被添加了苦味。

  广告设计师佩尔蒂埃在产品的营销方面有相当的天赋,而且迫切需要有一个可以一展雄心的机会。福特发现了这一点,让他负责T型汽车的营销策划,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然而,到亨利·福特晚年的时候,福特开始走下坡路,公司陷入亏损之中。上世纪40年代,福特已经排在了通用和克莱斯勒的后面。

“不值得热爱”“不值得付出”“不值得珍视”“不值得追索”……这些“不值得”是会蔓延的。当我们觉得一个日子不值得全力去过好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日子我们就都过不好了,最终我们所收获的,恐怕只能是一个“不值得人生”。

  德国人埃姆不仅技艺精湛,而且善于调兵遣将,但长期得不到赏识,埃姆因而也郁郁寡欢。福特在发现了这些后,对他给予了极大的重视,为其施展自己的抱负提供了相当的空间。在用人上,埃姆甚至可以自己说了算。这使埃姆身边聚集了许多精兵强将。如:公司的“外部眼睛”摩根那,是公司的采购员。他有一种天赋的鉴赏机器设备的能力,只要到同行竞争对手的供应场上看一遍,就可以发现哪些是新的设备,然后回来向埃姆描述一番,过不了多久,仿制或加以改进的新机器便在福特汽车厂里出现了。“检验员”韦德罗更是一位精明强干的机器设备检验专家,他专门负责向埃姆汇报安装的自动机床试车的情况。

1943年,亨利·福特把在海军中服役的孙子亨利·福特二世召回,令其继承祖业。受过高等教育的福特二世清醒地认识到:要挽救福特公司,就得进行一番彻底的改革。第一步就是延揽人才。经过一番努力,原通用公司副总经理布里奇,后来担任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和世界银行行长桑顿等10位被誉为“神童”的管理人才,都被他召至麾下。

个性和气质

  拥有这些得力助手的埃姆,对福特公司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埃姆发明的新式自动专用机床,其中的自动多维钢钻,可以从四个方向加工,同时在汽缸缸体上钻出45个孔,当时世界上任何机床公司都未能提供这样出色的设备。埃姆被公认为是在汽车工业革命方面贡献最大的人。所有这些成绩的取得,都得益于福特对埃姆的知人善任,为他施展自己的才能提供了足够的空间,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成就感。

第二步,在这10位“神童”的协助下,亨利·福特二世随后对公司的运行机制进行了改革,公司的面貌焕然一新。改革的第一年,公司就扭亏为盈。经过几年的努力,福特公司终于保住了美国第二大汽车公司的地位。

一个人如果做一份与他的个性气质完全背离的工作,他是很难做好的,如一个好交往的人成了档案员,或一个害羞者不得不每天和不同的人打交道。

  负责福特汽车推销的库兹恩斯是一个优点和缺点都很突出的人。他虚荣、自私、性情粗暴,却又聪明能干、善于交际、处事果断;他对汽车业的经营有着丰富的阅历和经验,精力充沛,工作热忱,雄心勃勃。旧主不识良骥,未予重用,而福特却用其所长,视为臂膀,委以重任。结果,库兹恩斯独创了一种推销方式,轻而易举地在各地建立了经销点。

比尔·福特接手后财富缩水

现实的处境

  由于每个人都能找到在公司的最适当位置,福特公司生产面貌一新,到1913年,几乎全国每千人以上的小镇至少有一家福特车的代销点,以致1913年福特厂虽然以每三分钟一辆的速度出车,却仍然有十几万辆的订货单无法供货。到1920年2月7日,福特公司所属汽车厂创造了每分钟生产一辆汽车的记录。到1925年10月30日,甚至创造了10秒钟出一辆汽车的世界记录,使福特公司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为当时的同行望尘莫及。

新濠天网站3559,对于福特家族的现有成员来说,光荣与梦想已经成了历史。他们现在需要面对的是一个步履维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产或者被蚕食的企业。

同样一份工作,在不同的处境下去做,给我们的感受也是不同的。例如,在一家大公司,如果你最初做的是打杂跑腿的工作,你很可能认为是不值得的,可是,一旦你被提升为领班或部门经理,你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福特的成功,得益于能根据不同人才的特点和愿望,为他们找到最合适的位置。通过人员的合理配置,形成了人才的互补效应。

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福特公司开始和一系列知名的国际汽车公司合作,在国外进行本地化生产。全球扩张把福特带入了最佳的境界。对于福特来说,取代通用汽车而成为全球第一汽车商,似乎是唾手可得了。但从1999年开始,危机再度降临在福特身上。

总结一下,值得做的工作是:符合我们的价值观,适合我们的个性与气质,并能让我们看到期望。如果你的工作不具备这三个因素,你就要考虑换一个更合适的工作,并努力做好它。

  纵观中外企业界,每一个成功的企业,无不聚集着若干乃至一群为企业贡献知识与智力的人才。拥有了人才,就拥有源源不断的财富。有了人才,还要善于使用人才,为人才找到最合适发挥自己才能的位置和机会。只有这样,才能使他们获得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产生一种对企业认同的向心力。满足了人才的需要,你就能从他们身上得到更多。

1999年,雅克斯·纳塞尔被任命为福特的CEO。同年,比尔·福特——亨利·福特的曾孙成为董事会主席。福特家族给自己挖了个坑,然后在纳塞尔的带领下,迅速跌落坑中。纳塞尔掏出了上百亿资金投资到豪华品牌上,如沃尔沃和陆虎。其他的投资还包括了一些汽车维修企业和因特网公司。这是一次金融上的冒险行为。一些媒体批评纳塞尔偏离业务重点——汽车制造和销售,而将精力过多地放在电子商务、循环利用废料及福特快速服务运作上。到2001年秋天,福特亏损已经高达540亿美元了,纳塞尔不得不黯然离去。

不值得定律

随后,比尔·福特临危受命,出任CEO。上任之后,比尔提出了详细的福特复兴计划。不过他所进行的大刀阔斧的改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外乎两点:关闭工厂,大幅裁员。与他的曾祖父和叔父相比,比尔·福特的改革方案实在是缺乏想象力。

因此,对个人来说,应在多种可供选择的奋斗目标及价值观中挑选一种
,然后为之奋斗。选择你所爱的,爱你所选择的,才可能激发我们的斗志,也可以心安理得。而对一个企业或组织来说,则要很好地分析员工的性格特性,合理分配工作,如让成就欲较强的职工单独或牵头完成具有一定风险和难度的工作,并在其完成时,给予及时的肯定和赞扬;让依附欲较强的职工,更多地参加到某个团体中共同工作;让权力欲较强的职工,担任一个与之能力相适应的主管。同时要加强员工对企业目标的认同感,让员工感觉到自己所做的工作是值得的,这样才能激发职工的热情。”

在美国市场,福特汽车的市场占有率跌到了15.6%,是该公司从1920年以来的最低市场占有率。其占据的世界第二大汽车制造商的位置,也在今年拱手让给丰田。另外,由于受到亚洲汽车制造商的冲击,福特在欧洲以及亚洲等其他新兴市场开始陷入泥潭,从而使福特公司的整体亏损变得无法避免。2001年比尔·福特接任CEO时,福特家族的B股市值11.4亿美元,不到6年的时间里,这些钱已经缩水了一半多。更糟糕的是,家族过去比较稳定的红利收入现在已经基本上断了。

值得做和不值得做好

尝到猜疑和妒忌的恶果

不值得做的事情,就不值得做好。这就是不值得定律。那么,到底什么事值得做呢?那就是:符合我们的价值观,适合我们的个性与气质,并能让我们看到期望的事情。

对于家族企业来说,企业的命运与这个家族的领导者息息相关。

不值得定律是一种心理效应,在正常情况下,如果一个人从主观上认定某件事是不值得做的事,那么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他就不会全力以赴地去把它做好,即便做好了,他也不会觉得有成就感。所以,对于个人来说,如果你的工作不具备“值得做”的三个因素,你就要考虑换一个更合适的工作了。

对于福特来说,亨利·福特、亨利·福特二世和比尔·福特是3个最关键的家族领导者。他们都经历了企业的辉煌,也都遭遇过困境。

伦纳德·伯恩斯坦

亨利·福特缔造了这个伟大的企业,也曾经几乎只手将其毁掉。晚年的老福特被荣誉冲昏了头脑,开始变得独断专行。公司的一切决定都由他一人说了算。这种家长式的领导体制造成公司管理的极度混乱。由于任人唯亲,在公司担任高级职员的500余人中竟没有一名大学毕业生;设备、厂房陈旧,无人过问技术更新;财务报表像杂货店账本一样原始;没有预决算;甚至早已死亡的职工名字还列在工资单上。1929年,福特在美国汽车市场的占有率为31.3%。到1940年,竟跌至18.9%。

伦纳德·伯恩斯坦是世界著名的指挥家,但他最倾心的事却是作曲。伯恩斯坦年轻时和美国最有名的作曲家和音乐理论家柯普兰学习作曲,附带学习指挥技巧。他很有创作天赋,曾写出一系列不同凡响的作品,他几乎就成了美洲大陆的又一位作曲大师。可就在伯恩斯坦在作曲方面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时候,他的指挥才能被当时纽约爱乐乐团指挥发现,力荐伯恩斯坦担任纽约爱乐乐团常任指挥。伯恩斯坦一举成名,在近30年的指挥生涯中,伯恩斯坦几乎成了纽约爱乐乐团的名片。

当福特公司的发展再次处于高峰时,亨利·福特二世又犯了他祖父曾经犯过的错误,甚至走得更远:专横和猜疑。亨利·福特二世的所作所为给福特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当时,克莱斯勒正处于困境中,濒临破产的边缘。高管艾科卡被福特解雇后第18天,被聘为克莱斯勒的总经理,随后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将克莱斯勒起死回生。亨利·福特二世就这样为福特公司造就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但在伯恩斯坦的内心深处,他更热衷于作曲。闲暇时间他总要找一段时间把自己关在屋里作曲。虽然创作的欲望不时地撞击和折磨着伯恩斯坦,但作曲方面的活力和灵感再也回不到他的身边了,除了偶尔闪现的灵光外,伯恩斯坦得到最多的却是深深的失望与苦恼。他的乐思好像一下子枯竭了。

与曾祖父和叔父比起来,在某些方面,比尔·福特有着与生俱来的优势。他善于倾听,善于抛砖引玉,得到及时的意见和反馈。他全然没有上下级观念,单独会见基层管理人员,有时会不打招呼地参观某条生产线。他总是在公司餐厅里吃午饭,与员工们一道排队。

“我喜欢创作,可我却在做指挥”,这个矛盾一直在折磨着伯恩斯坦。当他在舞台上无数次接受掌声和鲜花时,有谁能明白他内心的隐痛和遗憾?

比尔·福特已经别无选择,重振福特是他的使命。他说:“未来是不可选择的。我只想让公司成功,如果我们在路上跌倒了,我将会是哪怕指尖顶地也要坚持下去的那一个。”

伯恩斯坦是出色的,但并不是成功的,因为他的大半辈子都活在苦恼和矛盾之中,甚至最后还是带着深深的遗憾告别了人世。

伯恩斯坦的经历告诉我们:“选择你所爱的,爱你所选择的”,只有这样才可能激发我们的奋斗精神,也才可以心安理得。这也是不值得定律给予我们个人的启示:不值得做的事不要做,值得做的事就要把它做好。

不值得定律给管理者的启示是:要善于培养和满足员工的成就感,这样他就会觉得所从事的工作是值得做的,这样他就会拿出全部的热情去把工作做好。

值得做的事就得做好

美国著名的电视新闻节目主持人沃尔特·克朗凯特,很小的时候就对新闻感兴趣,14岁时,他还成了校报《校园新闻》的小记者。每周学校还会请休斯顿一家日报社的新闻编辑弗雷德·伯尼先生来给小记者们讲授个小时的新闻课程,并指导校报的编辑工作。有一次,克朗凯特被安排写一篇关于学校田径教练卡普·哈丁的文章。可是,那天正是克朗凯特一个好朋友的生日,他必须去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克朗凯特只好胡乱对付了一篇稿子交了上去。第二天,克朗凯特被弗雷德叫到办公室。弗雷德很生气地说:“克朗凯特,你的文章糟糕极了,根本就不像一篇采访稿件,该问的没问,该写的没写,你甚至连被采访者是干什么的都没弄清。克朗凯特,你应该记住,如果有什么事情值得去做,就得把它做好。”

沃尔特·克朗凯特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