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诺兰的《蝙蝠侠·黑暗骑士》的人,都不会忘记电影中莱杰饰演的小丑疯狂的笑声和嘴角微笑般的疤痕,人们说:“莱杰之后再无小丑”,然而杰昆·菲尼克斯的演出让这句话成为历史。莱杰的小丑曾说:“Madness
is like a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他用“a little
push”形容我们与恶的距离。这很容易让人想到克尔凯郭尔关于信仰的描述,“Leap
of faith”,信仰与深渊之间,只是跃过或者坠落的区别。

现代生活的种种隐秘的弊端无法逃脱福柯的锐眼,监禁,精神病,同性恋以及医学都是福柯研究的领域,而这些貌似极为边缘的话题却恰恰在福柯的阐述中成为隐藏在社会最基层的推动社会运作的原初动力,是社会权力机构最为敏感和薄弱的环节。因此,福柯的理论是社会运作的机理式分析。而《鸟人》却恰恰可以看成是福柯理论的电影本文。

转载。

影片给出了很多解释。街边小孩子们对于阿瑟毫无理由的殴打和捉弄;当阿瑟想要逗笑一个小姑娘时,她的母亲冷漠的指责;永远不合常规的笑点;他人对于自己喜剧表演的嘲弄;精神失常的母亲和儿时的虐待;爱的缺失和幻想;失业;公交上危险的失控……

《鸟人》中鸟人生性喜爱小鸟,梦想着象鸟儿一样自由的飞翔,而残酷的战争在他的面前血淋淋的剥夺了大量鸟儿的性命,他开始拒绝同杀鸟的人类说话,并象一只受伤的小鸟一样蜷缩起自己的身体。而鸟人的少年好友艾尔则有着一般人的所有爱好,比如喜欢追求女孩,热衷*。然而他却能理解鸟人并与他为伴,在鸟人被关进医院之后,艾尔为配合医院的治疗工作——将鸟人恢复为常态,而每日对鸟人重复往事,以期唤起鸟人的记忆和与人对话的欲望。在影片中,对待鸟人的怪异秉性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这两种态度的代表分别是艾尔和威斯。

13..“Seemadness,as you know,is likegravity…all takes it is a little
push.”
     (你瞧,疯狂就像地心引力,所需要的只是轻轻一推)
        小丑这最后一句台词再次表明了他对人性的失望和仇恨之极,在他看来,人性已无药可救,他们只是变得越来越疯狂,而且人数越来越多。他轻轻松松地把人民卫士(哈维·丹特)变成了杀人恶魔(双面人),到不知是为了显示他有多高明,还为了证明人性中阴暗丑陋的一面才是人的行为模式的主导思维,不用洗脑,为了医院里家人的性命安危,警察就可以把枪对准无辜百姓(Coleman
Reese),这正是人性自私的力证。
    小丑在全片中都在证明这条所谓的“真理(truth)”,其根深蒂固的无政府主义令人动容。
    疯狂真的就像地心引力,轻轻一推,就永远堕落了。
    小丑之所以犯下滔天罪行,是因为他把人看得太透,没有回旋的余地,以致于自己也陷入绝望的深渊。
    人性的缺陷是永远都存在的而且每人都有的,只可惜小丑是不会知道也不会相信的了。

导演一开始便给小丑打上了“精神病”的标签。之后又不停地用原生家庭、被解雇、失手杀人这样的戏剧性情节来家加剧小丑反社会人格形成的不可复制性,将其营造成一个不幸的悲剧,但终究是个例的悲剧。然而,这是否削弱或掩盖了“疯狂”的个体与“疯狂的时代”之间的隐秘联系?小丑的疯狂真的可以用简单的精神病来交代吗?

我们且看艾尔成为“疯子”之后的反应,即他是如何对抗理性世界的,他也拒绝同自相惨杀的人类对话,但是与鸟人不同的是,他是以嚎叫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拒绝的,当护士以和颜悦色要求与他谈话的时候,他这样说:“从我进来之后就一直在谈,但是没有人会听,即使他们没疯。”
这句话,实际上是建立在自身形成的一套完整的价值观念体系上的一次义正严词表述,他以自身清醒的,卓然的纯自然的眼光来看待周遭的这个整个世界,这无疑是一个充斥着残害他人,神经质,压抑和癫狂的世界。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是一种更为“理性”的拒绝,是一种积极的拒绝,一种自觉的选择。

1.“I believe… whatever doesn’t kill you simply makes you…stranger.”
     (我相信,那些没杀你的原因会让你变得更加······怪异。)
        这是小丑在本片中的第一句话,也是在场银行劫案戏中唯一的一句。诡异,在我琢磨这句话的含义时插在银行经理嘴中的是烟雾弹而非手雷时我才恍然大悟,此乃“诡异”也,小丑凭借其诡异的计划成功地从黑帮银行抢走了6800万,导演为其设计的出场可谓震撼至极,摘下面具时,小丑的“演出”开始了。
    小丑最相信的便是诡异。

《小丑》是一场无与伦比的drama,然而也太过drama了些,所掩盖的问题是,现实生活中,原生家庭有种种缺陷的精神病人其实大多很温顺,而世界上确实有很多反社会的“恐怖主义者”,造就这些恐怖的是被边缘化的疯狂、宗教的狂热和被掠夺的愤怒,并不总是原生家庭与精神疾病相关。或者说,恐怖主义难道只是一种精神的疯癫吗?

“我不知道在那些绷带下还是不是我,老天我不要一张拼凑的脸。”这个社会,是以扼杀理想和真正自由为代价来存在的,这正是这部影片的主题。

2.Let s not blow this out of proportion。(我们别把会议谈爆了。)
      在小丑的第二场戏“黑帮首领会议”上,小丑再次诡异地出现,并且用了一个非常冷的笑话激怒了黑帮头领gamble,随后亮出了挂满全身的手雷,说了这句台词。在措辞上小丑真的匠心独运,“blow”是“吹”的意思,propotion是“比例、标准”。如果手雷被引爆了当然所有人还有那个计划就会被吹飞了啊。
    一句话小丑便全身而退,诡异而不失幽默。

这种对于“疯狂”的探讨,让人想到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中向我们揭示的,疯癫恰恰是一种文明的产物,当对理性和文明的诉求成为中心,疯癫也就随之边缘化,迎接他们的只会是不被接受的恐慌、难以融入的痛苦和无处不在的凝视。人们的疯狂折射的是理性社会的傲慢,疯狂中蕴含着反叛与生命强力。

片头蓝天中滚滚的云朵和稠密的铁丝网的叠画形成强烈的对比,也给影片在一开场就蒙上了一层悲剧的色彩。鸟人以其经典姿态:象鸟爪一样勾起的脚趾,紧紧蜷缩的双手,赤身裸体,婴儿般的蹲在床栏杆上,扬头向上,望向窗外,好象一只始终作好了准备,时刻梦想着展翅高飞的金丝雀。

       经典角色总是被人们常常提及,这次也不例外,唯一不同的是我也加进来了,而且是十分认真的,花了不少功夫伤了不少脑筋,不过还是值得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的时候总是会全力以赴,不遗余力。
我们可以发现在《黑暗骑士》这部满是罪恶的动作片里竟然看不到多少血迹,如果换作其他导演的话肯定早就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了。而导演诺兰显然不想与之相提并论混为一谈,因此他的手法更加高明。
片中多处爆炸场面的出现便说明了导演并不一味地追求血浆喷涌给观众视觉上的刺激,他选择了另一个极端,比之以往的动作片视觉上的特效,导演更注重对心灵的震撼,那才是更深层次的影响。不用太多的血浆,也不用堆积成山的死尸就将人性的阴暗丑陋曝之于众。而最重要的任务:饰演经典反派“小丑”,莱杰也顺利完成了,而且是超额完成的。再一次向莱杰向小丑致敬。
    下面我就来试着分析并解读一下这部影史上最恶的反派角色“小丑”(The
Joker),你会发现小丑的这些台词比任何一篇课文教给你的都要受用,而且小丑的观点再度发起了对人性善论的挑战。
    我们到底是天生的好人还是天生的坏人?
    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天天都做好事。
    同样的,做一件坏事不难,难的是天天做坏事。处在这两个极端的人,都是备受考验的同类人。

于是导演最终把小丑的堕落轻巧地放置在精神疾病上,早在小丑犯下一切罪行之前,儿时的创伤已经使他变成了一个危险的精神病患,他的罪行都不过是一种精神疾病的表现。导演在此走向了福柯理论的反面,批判性的思考退居幕后,影片安稳着陆,既抚慰了自己,又抚慰了观众,更与现代社会和解,隐约透露出的那些现代社会的疾病都退居幕后,成为了遥远的背景,成为小丑精神病戏剧演出模糊的背景音乐。而这恰恰是福柯试图在《疯癫与文明》中解构掉的东西——我们对于精神病的界定与想象恰恰是现代性的产物。

在艾伦帕克这位颇又感悟力而深有社会责任感的导演手中,还诞生过象《迷墙》这样更直接的意向性,符号化的影片,它的以后现代的方式对现代生活的控诉,甚至是更为直接的吼叫。

6.There’s no going-back,you’ve changed things
forever已经不可能恢复原样了,你永远的改变了这些事情。)
        在这段巨牛的审讯室对白里,产生了很多富有哲理的的,醍醐灌顶的台词。
在小丑的这些“杰作”面前,蝙蝠侠在小丑招供之前只能忍气吞声,小丑把警察和黑帮玩弄于鼓掌之间。人生没有回头路可走,况且有些事情永远地改变了。
一个多么纯粹的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