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懂得巧妙使用善意的谎言,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现在有一种令人心痛的事实,许多中小学生特别害怕开家长会,家长会的日子经常成为他们的“受难日”,尤其是一些学习成绩不太好的男孩子,家长会通知简直是下达给他们的“惩罚通知”。

图片 1

  圆圆四年级时有一次我去参加家长会。班主任表扬了几个学生,提到圆圆,说她跳级上来,在班里年龄最小,但仍然是班里学习最好的学生之一。不足之处是上课有时不认真听讲,她示意我会后找各科老师交谈一下。于是我会后就去办公室向几位老师了解了一下圆圆的情况。

图片选自网络

  其中有一位教思想品德的老师说她学习没问题,就是经常上课不注意听讲,还偶尔会顶撞老师,感觉这个孩子很骄傲。旁边教“社会”课的老师听到了,接话说,感觉这个孩子是有些骄傲,有时老师正讲着课,她显得很不服气,就在下面嘀咕,让她站起来说,她还说老师讲得不对。

01

  我听老师这样说,有些着急。关于她上课不注意听讲,我倒不认为是什么问题,以我对她的了解,知道她在学习上心里有数,哪些有必要认真听,哪些只用部分注意力去听,哪些可以完全不听,她自己明白。我甚至都允许她上不喜欢的课时,可以偷偷看小说,这样一是可以节省时间,二是可以防止和别人说话。我担心的是老师说的骄傲问题。圆圆从上幼儿园起就显得聪明伶俐,一直受老师的喜欢,我担心她有优越感,把自己看得太高。我希望她始终有平常心,踏踏实实的。现在老师们有这样的评价,真是很糟糕。

儿子在六年级第一个学期的期末考试中,总分150分的数学试卷,他考了143分,达到了数学老师给他定的140分的目标。我在为他感到欣慰,并衷心感谢数学老师教导有方的同时,不禁想起他四年级时,某一次数学考试所创下的“历史新低”。

  于是我回家后就对她说,妈妈今天去开家长会,老师们反映你学习一直不错,但有些骄傲,还顶撞老师,是不是这样的?

儿子读三年级时,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情绪低落地对我说:“妈妈,我数学考试才考到37分,我觉得自己好笨啊!”

  圆圆有些吃惊,说她没顶撞过老师,问是哪个老师说的。我不想告诉她是哪个老师说的,担心她以后对提意见的老师有逆反情绪,就说,不止一个人这样说。谁说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要反思一下是不是有骄傲情绪,不要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

什么?我一听,内心大惊,心想平时只顾自己的工作,太忽略对他学习的引导了,我原本是想培养他独立自主的个性,却不曾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圆圆一脸困惑,很不偷快地说,我没有骄傲,什么是骄傲呀?我知道她是问自己做的哪些事可以称为骄傲。就说,老师也没说具体事情,你自己想想,什么时间顶撞过老师,你是怎么说话的,是不是在老师面前自以为是了。圆圆生气了,大声吵吵说:“我没有,我没有自以为是!”她这样的态度,让我不高兴了,就批评她说,你没有,那为什么老师们都这样说,一点不反思,就急着嚷嚷!

尽管心里很着急,但看到孩子自己经那么难过,我又怎么忍心再去责备他呢?何况他数学成绩跟不上,大部分的错在于我。

  圆圆万分委屈的样子,沉默一小会儿,嘴里嘟嚷一句“她们怎么都这样说”,哇地一声哭起来。圆圆平时很少哭,这一瞬间,她不仅委屈,眼睛里还有惶惑。

我若无其事地对他说:“没关系,每个人都会有考得不好的时候,当初妈妈读三年级的时候我数学还考过17分呢,你现在考37分,比当年的我强多了。后来我努力学习数学,成绩慢慢就赶上来了,长期稳坐第一的宝座,很少有人能超越我……”

  她这样一哭,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把问题说得太严重,超过孩子的承受力了。一个只有9岁的孩子哪里有能力反思自己骄傲还是不骄傲,她如果在学校有些事做得不妥,应该想办法引导她认识,高高兴兴去改正。而我这样说,只会让孩子很迷惑。她接下来有可能不再“骄傲”,但也会从此变得不自信,以为老师们都说她的不是,对所有的老师都有疑虑,在和老师的交往中没有了正常心态。

“真的是这样吗?”孩子原本黯淡的眼睛里重新充满了希望。

  我赶快抱起她放到腿上,对她说:对不起宝贝,妈妈说得不准确,说得夸张了。不是老师们都这样说,只有两个老师这样说,就是教思想品德和社会课的老师。别的老师都没说这个问题。圆圆听我这样说,情绪才好些,停止哭泣。

“是啊,你本来就是很聪明的嘛,你忘记了你刚出生的时候有一个专家看过你,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只要肯努力,将来肯定会大有作为的。你想想,你这次数学考得不好,是不是因为学得少,没太用心?”

  我说,妈妈和老师直接就给你下个“骄傲”的定义这不对。不过你想想有没有顶撞过老师,对老师们说话不礼貌,或者见了老师不打招呼?

孩子想想说是的,吃完饭后马上让我给他出些针对性的练习题。大半个小时下来,他说似乎懂了很多了……

  她想了想说,思想品德课上,老师要求回答“看电视的意义”,没有同学举手,老师点圆圆起来回答,圆圆想不出看电视的“意义”来,就说了句“看电视没有意义”。好多同学都笑了。老师很不高兴,说看电视可以学到知识,这不是意义吗,怎么能说没意义?圆圆反驳说,那为什么家长都不愿意让孩子看电视,都说看电视耽误学习?她的反驳让老师特别不高兴,批评她说你以为你比老师知道得还多。至于社会课老师,圆圆想不起来有什么具体的冲突事件,她就是不喜欢这个老师。她说这个老师讲课时经常说不正确的话,比如说南方人精明,北方人都是“大彪子”(烟台方言,指一个人比较傻、莽撞或缺心眼),还经常骂学生,班里同学都不喜欢社会课老师,所以她遇到这个老师也不爱打招呼。

后来每天晚上我都提醒他复习数学。

  我不知该说什么了,欣赏圆圆的质疑精神,这优点在一些脆弱的老师眼里就是缺点。她一直是个表里如一的孩子,以她的年龄还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和情绪。但她给老师们留下这样一个印象,这肯定是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几天后,他兴高采烈地带回一张57分的数学试卷,说虽然还是没及格,但起码已经进步二十分了。

  我一下拿不准如何和她往下谈这件事,就等她爸爸晚上回来,我们商量后,第二天又和孩子谈这件事。

我高兴地分享了他的快乐,并说:“我就说嘛,你本来就是个聪明的孩子!一下子进步了二十分,真了不起!下次争取进步三分看行不行?”

  我们首先告诉孩子她在思想品德课上的回答没什么错,怎样想的就怎样回答,这是个优点。但由于小学的老师们大多数不习惯和学生辩论探讨,所以以后没必要在课堂上那样说。我们建议她以后如果有什么想法,下课后找老师谈,如果老师表现出不愿听,就把在学校的一些想法拿回家和父母谈,父母特别喜欢听她的“不同观点”。我们还就“看电视的意义”谈论了一会儿,使圆圆认识到老师的问题有些无聊,但自己的回答也有些绝对了。

孩子表示会努力争取,目标是九十分以上。

  为了让她能更好地接纳各种各样的老师,我们又对她说,老师这个行业和任何其它行业一样,有的人素质高有的人素质低,这是正常的,不要强求自己遇到的老师都让人满意。但是对学校的每个老师我们都要尊敬,不是尊敬他们的坏习惯,而是像尊敬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一样,只要这个人不做坏事,仅是有些我们不喜欢的毛病,我们应该尊重他。素质不高的人本身已很不幸,这是因为他从小没有遇到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如果受到好教育,他一定不是后来表现的那样。我们如果现在不尊重他,他就更不幸了,素质更难提高。

我说不需要这么高的要求,有进步就好,哪怕最后没进步,尽力了就好。

  我们这些话让圆圆觉得能接受,谈完后她干自己的事去了,看起来心情很好。我们觉得以后要多和老师沟通,多了解一下孩子在学校的情况,但不能回家后不认真和孩子沟通就简单地教育她或教训她。凡事都要两方面看待,既要考虑老师的意见,也要考虑孩子的感受。这次家长会后,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批评她一顿,简单生硬地要求她尊重老师,那其实是激化矛盾,恶化她和老师的关系。她当时会生气,感觉委屈;往后会不自信,变得诌媚或奴性。我们的目的应该是让她学会和老师相处,在现有环境中适当调整自己,让自己和环境取得协调,但要保有自信,不失去思想的独立。

那个学期的期末考试,他数学考了91分,基本上觉得数学对他来说没什么困难了。

  从此,我们就很注意如何把家长会上的情况带回来和孩子分享,无论是针对她的优点还是缺点,都注意谈话能够对她形成促进,而不是干扰或打击。她上高中的第一学期末,学校召集开家长会,主要内容是通报学期考试情况。圆圆总体成绩不错,只是数学较差。她的数学从小学到初中一直不是强项,上高中后所在的理科实验班同学们数学普遍都强,相比之下,她的数学成绩显得很不理想。班主任就是数学老师,我会后跟她聊了一会儿,班主任也提到圆圆数学比较弱,认为她在数学上应该再想办法提高一步,基础知识要再扎实一些。

其实,我小时候根本不曾考过17分,在他出生时也没有专家来看过他说他是个聪明的孩子,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母亲看到孩子备受打击而捏造的善意的谎言,使他明白偶尔考差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事情,不需要太在意,从而失去了学习的自信和热情。

  回家的路上我考虑了一下,否定了给她报课外数学班的念头。一是高中生学习已很忙了,周末再不给她一些自由安排的时间,反而不利于她的总体学习安排。数学成绩可能提高了,别的课程就会受到影响。二是我觉得她数学学得不理想,不是课时问题,而是兴趣和自信问题。圆圆在小学和初中遇到的两名数学老师都影响了她对数学的兴趣,如果能调动起她对数学的自信和兴趣,成绩一定会有改善。现在的一个有利条件是班主任就是数学老师,她的课讲得很好,班主任工作做得也非常好,深受班里同学的尊重。也许这是个改善机遇。

02

  我回家后对她通报了家长会内容,把成绩单交给她。成绩单做得很细,把个人各科成绩、年级各科平均成绩、班级各科平均成绩,个人在班级中的名次等内容,都详细地列了出来。圆圆所在班是学校的第一实验班,同学们学习都很好,各科成绩都高于年级平均成绩。而圆圆的各科成绩又基本上都高于班级平均成绩,只有数学低于班级平均成绩。她看完成绩单没说什么,我知道她对数学成绩不满意,但因为数学一直不强,也无可奈何。

著名教育家尹建莉在《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一书中也讲过这样一件事情,她的女儿圆圆上高一时,期末考试总体成绩不错,但是数学较差。数学老师也正是圆圆的班主任,一次开家长会之后,班主任单独和她聊了一会儿,提到圆圆的数学比较弱,认为她在数学上应该再想办法提高一步,基础知识要再扎实一些。

  我想我这时候绝对不能把数学老师的原话告诉她。老师的话虽然是个客观事实,但这个事实孩子自己也知道,说出来,除了再一次强化她数学上的弱势,让她在这门功课上不自信,对她的进步没有什么意义。家长不能假设孩子都是克服困难的英雄,被指出不足就一定能克服不足;恰恰相反,孩子的某个不足之处如果数次被提起,就会让他们以为自己骨子里就长着那个不足,自己是无能为力的,只好认命。

尹建莉在回家的路上思考了一下,觉得老师的话虽然是客观事实,但如果把数学老师的原话告诉她,除了再一次强化她在数学上的弱势,让她在这门功课不自信外,对他的进步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她决定换一种说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