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汝之尾巴草

任何人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不必沾沾自喜生于豪门,也不必自怨自艾我咋是苦出身,更不必因此给自己的人生下结论,只要你不自轻自贱,也许能成为豪雄。

01

一位父亲带着儿子去参观凡高故居,在看过那张小木床及裂了口的皮鞋之后,儿子问父亲:凡高不是一位百万富翁吗?父亲答:凡高是位连妻子都没娶上的穷人。过了一年,父亲带儿子去了丹麦。到安徒生的故居前去参观,儿子又问:爸爸,安徒生不是生活在皇宫里吗?怎么他生前会在这栋阁楼里?父亲答:安徒生是位鞋匠的儿子,他就生活在这里。

你小时候有没有因为被人瞧不起而哭泣过?眼睁睁看着那些欺负你的人整天在你面前耀武扬威,但你就是不敢拿他怎么样毕竟他爸爸是教导主任,她妈妈可能正好是你爸单位的领导

这个儿子叫伊东布拉格,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位获普利策奖的黑人记者。二十年后,伊东布拉格在回忆童年时说:那时我们很穷,父母都靠卖苦力为生。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认为像我们这样地位卑微的黑人是不可能有出息的。是父亲让我认识了凡高和安徒生,也是父亲让我认识了黑人并不卑微,通过这两个人的经历让我知道,上帝没有轻看黑人。

我有过,还不止一两次。

這位父亲是聪明人,在他没带儿子参观两位大师的故居之前,儿子是为自己的出身感到自卑的。这当然不能怪孩子,多数同样境遇的人都有与生俱来的自卑感。形成自卑的过程大约有两种:一是在小时候跟成人的比较过程中,都有不如别人的深刻体验;再加上某些不太利于成长的环境,自卑的状态就可能凝固在心里。二是每个人对自己的事情都比较了解,对别人的事情比较不了解,在自己的视野下,神秘的那边被不自觉地赋予一些同样神秘的力量或光环。

在还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一个道理:老师的孩子惹不起。不管你跟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起了争执,或者仅仅是因为他背课文背不过你,考试成绩没你高平时又说不过你,反正只要你们有了矛盾,哪怕只是吵架,不对的人一定是你,最后被罚的也是你。

有人说,这个社会真不公平,别人有的东西我都没有。这个社会本来就没有公平过,不努力永远不会有人对你公平,只有努力了,有了资源,有了话语权以后,才可能为自己争取公平的机会。

那个时候的我并不觉得做临时工的父亲比别人差在哪里,也没有意识到家住在小平房里就不应该带同学去家里玩后来,我看到母亲卑微地站在老师面前保证回去后会好好管教我,听到去过家里玩的同学在跟别人说原来小草家住的是破平房时,我才发现一个事实:

俞敏洪说:永远不要用你的现状来判断你的未来。他讲,人一辈子有时会犯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就是你会断定自己没什么出息,你会说我家庭出身不好,父母都是农民,或者说我上的大学不好,不如北京大学、哈佛大学,或者说我长得太难看了,以至于根本就没人看得上我等等,由此来断定自己这辈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出息。俞敏洪在北大的时候,基本上就这么断定自己的,断定到最后,差点儿把自己给弄死。因为自己断定自己没出息,变得非常郁闷,最后得了一场肺结核。如果不是俞敏洪及时调整、做出改变,简直不可想象。

原来我跟别人并不一样。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10岁时随全家到首都游览,却因为身份是黑人,不能进入白宫。小赖斯备感羞辱,凝神远望白宫良久,然后回身告诉父亲:总有一天,我会在那房子里。果然,25年后,从名牌学院丹佛大学毕业、已成为俄罗斯问题专家的赖斯,昂首阔步进入白宫担当了首席俄罗斯事务顾问,后又升为国务卿,成为全世界著名外交家。白宫那条歧视黑人的规定,也早已烟消云散。

我没有别的同学那样有光鲜的家室,也没有漂亮的独立房间,甚至长到好多岁之后还是跟姐姐挤在一张小床上,灰不溜秋的我就不应该跟别人一样有个快乐的童年。

谁都知道,骆驼比马走得慢,但是骆驼一辈子走出来的距离可能是马的一倍以上。马喜欢奔跑,但它跑一段时间就累了,累了马就会玩,或者吃草,就不前进了。但是骆驼一旦开始走,一走就是一天,比如走进沙漠以后,它意识到如果不走就会死在沙漠中,不走前面的绿洲就找不到,所以它一定要走。你未来伟大的成就,在于你一辈子的努力。

02

白岩松曾非常自卑,一个学期都不敢和同学说话,每次照相,他都要下意识地戴上一副大墨镜,以掩饰心里的自卑。主持人张越,当年也曾因为自己的胖而自卑。大学毕业时,她差点儿领不到毕业证,不是因为功课差,而是因为她不敢参加体育长跑测试,可是她连向老师解释的勇气都没有。尼采追求一个美丽的姑娘,但因为太笨拙,没有成功。因此,他一生都在追寻人生哲学来弥补自己内心深处的自卑。但是,后来他们都成功了,因为他们没有怨天尤人,没有自暴自弃。曾经有过自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自拔。

那个时候的我常常觉得很多事不公平,但又说不清真正的公平是什么,只是想着为什么有的事情明明别人可以做,我却不可以。长大了才知道那些都是不可逾越的阶级。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只要不自轻自贱,没人能把你看扁,鼓足干劲迎着朝阳出发吧。

因为阶级上的不对等,让很多事情没法谈公平。

比如说,明明我小时候唱歌还不错,但老师选合唱队的时候却没有我,因为要买专业的服装,要缴纳一定的费用进行培训,但那些我都负担不起。我也没有爸爸妈妈的资源和人脉能为我们的团队提供训练场地或者其他便利。

再比如说,升初中高中的时候,因为户口问题,我需要缴纳择校费还不一定进得了有些名校,但同班同学大多数不用担心:他们要么家里早早买了学区房,没有这个烦恼;要么从小学习了其他技能,又可以加分,还可以多一条渠道进入名校。

这些我都没有,也永远不会有。

出生在一个普通到有些贫穷的家庭的我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的人生不可能有什么捷径,就算真的有,也是靠我后天努力创造的,而不是父母赋予的。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供我温饱,实在没有多余的能力给我更多。

这就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03

我不去怨愤命运的不公平,但我却感到深深的自卑。当别人问起我父母的工作单位时,我总是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说:他们都是个体当老师让组织春游秋游时,我总要找借口说不去。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