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用来实现的,过年回家忙成了狗

文/蓑依

图片 1

1

张家楼

在老家和两个表妹聊天。

   
 从初一到初四,我在老家忙成了一条狗,见了好多的亲戚和朋友,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大了,我居然有点怀念小时候过年了,初二回姥姥家,妈妈会提前买上好大一堆零食,孩子多,有八九个孩子,哥哥是孩子头,我们这些孩子就能坐满满一桌,那个时候最爱喝汽水是雪冰洋,只有过年才能喝到。挣压岁钱,拿到压岁钱就成群结伴往外跑,最喜欢吃的却是街边摊的煎猪血,那个煎黑了蘸上蒜汁味道好极了。对于我来说,比较奢侈的却是面包房的蛋糕,那个时候一小块蛋糕就得八九块钱。我们都会拿压岁钱去买,然后一口一口的泯,不舍得吃。

上高二、在50个人的班级里排名20左右的表妹,对我说:我将来想当一名考古学家,或者是坐在台灯下做外文翻译的专家。

     
有钱的孩子会去公园外面套圈的地方玩,我是不玩只看,珍珍姐套了好几个陶瓷的属相,其中有一个鸡,送给了华华。两个人关系好的不得了。

在省会城市读医药类高职院校的表妹,抱怨说:妈妈让我毕业后回县城医院做护士,我才不要。我只想毕业后拿到护士文凭,然后就去做别的工作。

      只是这样的场景只能是记忆了。

我轻松地回应她们:挺好的想法啊,会实现的。她们却明显很惊讶,不约而同地说:根本不可能,好吗?一个解释说:我现在的成绩可能连个本科学校都考不上,怎么可能考上有考古专业的大学;另一个解释说:我学了护理,如果不做护理工作,我又能做什么呢?

     
初三我们回的奶奶家,张家楼,现在已经成了旅游度假村,村里也换了新貌,全部是灰顶白墙,所有家里门前也被清理的干干净净,道路重新修了,水泥地面。以前老村的地方也被征用了,改成了“张家楼艺术公社”,供人免费参观。

然后,我问:既然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刚才还要告诉我呢?她们又出奇地一致:这是我的梦想,可不是所有的梦想都是用来实现的。

   
 都是老式的建筑,土墙坪子,小桥流水人家,只是水被冻住了。当然重新改造,也是加了一些新的元素,比如木质的门窗,小片的竹林,一些生活化的场景。

我大笑三声,问:如果梦想不是用来实现的,那要梦想干什么!

     
 小的时候放暑假会回奶奶家玩,那个时候,我也就是八九岁,天天和小孩子们耍,有个大哥哥带我们去山上捉蝴蝶,敲山枣,有一次爬到了山顶,居然是一个人的棺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风水宝地的缘故,那个棺材上长了很多的绿植,特别茂盛。

她们肯定在心里翻了我无数的白眼,因为我问完这个问题后,她们就溜到一边去玩手机,不和我聊了。

     
我会住大爷家的房顶上的阁楼,表哥杨琪只比我大一岁,他一直生活在村里,性子很野,爱好捉鸟,那天他在房顶布局,就拿了几块石头,几颗玉米粒子,下雨天,小雨,哩哩啦啦的,有一只斑鸠掉坑了,抓住了。我很是崇拜,从小到大没有见过活捉鸟的,他熟练的把斑鸠两侧的双翼减掉,它没有飞翔能力了,只能在院子里跑。我们几个小孩子新鲜追着它玩。

2

     
拉回到现实来,每一年大家都要有所改变,过年聚在一起,总会有一个人刷亮你的眼睛。我觉得人生中有两个人的改变让我颠覆认识,一个是我从小到大的发小,她从一个叛逆的小女孩子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一个是我叔家的孩子,她从一个离家出走的女汉子成长为有商业头脑的女老板。

所有的梦想,都是用来实现的啊。

     她们真的叫蜕变,一点点的改变。

我的第一个梦想是做一名电视人。从小到大,不管在电视上,还是在网络上,我看得最多的视频类型就是综艺节目。

图片 2

高中时,在学习压力最大的时候,我趁着晚饭时间跑出校门,去学校门口的打印店,下载下来喜欢的主持人的照片,然后打印出来,夹在自己的错题本里。每当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拿出来一遍遍地看;

张家楼

从我记事起,每年的春晚,我都会守在电视机前观看,一定是什么都不做,就端端正正地、一本正经地看。每年大年三十,我们家都会回奶奶家过年。奶奶家除夕夜很吵,为了能让我安静地看春晚,爸妈都会在下午就早早吃饭,然后用自行车,骑快一个小时的时间,带我回自己的家,无论天气怎样,二十几年从没有间断过,到今年也是如此。

   
 今年变化最大的也是姑姑家的表弟,小H,他在北京混了半年,是医药行业的销售代表。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一个闷骚的宅男,见了面还害羞呢。现在已经能说会道了,会开玩笑了。去了北京说话就是不一样了,有了自己的说话风格,有了自己的见解。问北京那么大,房价那么贵,物价那么高,为啥子还有那么多的人往那里涌,难道仅仅是因为梦想吗?不是,还有眼界。你去过大城市,即使未来有一天不得已回家,回小乡镇,但你的气质里带着北京的态度。

所以,当我以戏剧专业研究生的身份毕业,有一家电视公司给了我offer时,我什么都没说,在参加完毕业典礼的第二天,就到了陌生的城市,直接入职。

   
 还有一个小表妹,小D,她已经25岁了,该谈对象的年龄了,她穿着深色的皮草,化着浓妆,带着夸张的耳坠,穿着黑色的皮裤,踩着高跟鞋,和以前的形象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在邯郸市上班,写字楼上,一个人独立生活,在公司旁边租了个平房。本来有一个对象的,圣诞节的时候,那个男的过来找她,结果她看见那个男的衣服皱皱巴巴的,人也不修边幅,一下子不愿意了。年前分手了。

网站地图xml地图